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工程变更单 > "还有小环环呢?"她又问。 有人更进一步从美学角度 正文

"还有小环环呢?"她又问。 有人更进一步从美学角度

2019-09-30 07:27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多层地下室 点击:268次

  之后,还有小环环更形成重新评价潘金莲的一个热点,还有小环环刊物上发表了很多论潘金莲形象的文章。有的评论者指出:潘金莲人物形象表现的社会意义,远远超过她作为淫妇所蕴含的道德沦丧。有人更进一步从美学角度,认为“丑”女潘金莲形象作为反理想的丑艺术对道德全面轰击与对传统“美”肆意破坏,在美学领域功不可没。对我们读者来说,以上三种意见都可供参考。三种意见各有道理也各有偏执。笔者在文章中曾发表过第二种意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艺术典型论、妇女观进一步分析潘金莲形象,既应肯定作者塑造潘金莲形象的开拓意义,在历史上的进步作用(亵渎反抗封建伦理,揭露封建主义的虚伪与罪恶),又要进行阶级分析,看到作者塑造这一形象表现的纵欲、反理想、反理性、无视道德规范的局限性。作者多层面多层次地刻画潘金莲的性格,塑造了一个成功的艺术典型,这在艺术史上是一个突破。二百年后,曹雪芹塑造王熙凤时,充分注意借鉴了潘金莲形象的艺术经验。潘金莲是在西门府妻妾争宠的矛盾中表演她的淫欲、嫉妒、狠毒的。她也想争地位,对吴月娘先拉拢后打击,不满于吴月娘的正妻地位。在西门庆死后,潘金莲失掉了依靠,即刻被吴月娘赶出西门府,寄居王婆家,被武松杀死。她贪求财物,向西门庆要服装、首饰、床帐。她聪明、有心机、善言辞、多手段。王熙凤也具有以上这些性格,由于典型环境不同,王熙凤的权势欲更突出,显示出贵族妇女的派头。潘金莲则显示出小市民习气,权势欲不强。明清文人有一种意见,认为潘金莲即潘六儿,六、陆同音,作者写潘金莲影

第三讲 ︽金瓶梅︾对女性形象的新塑造,呢她又问对小说艺术的新开拓第四讲 还原文本,还有小环环回归经典,走近兰陵笑笑生

  

呢她又问第五讲 兰陵笑笑生究竟是谁还有小环环第一讲 ︽金瓶梅︾的读法呢她又问第一奇书《金瓶梅》“奇”在何处

  

还有小环环丁耀亢的《续金瓶梅》创作及其小说观念(1)呢她又问丁耀亢的《续金瓶梅》创作及其小说观念(2)

  

读这两种校点本,还有小环环就可以了解到《金瓶梅》的真面貌及其伟大的写实成就。港澳地区流行的《真本金瓶梅》是据民国初年改写本印刷的。早在三十年代,还有小环环郑振铎在肯定《金瓶梅》是“伟大的写实小说”之后说:“好在我们如果除了那些秽亵的描写,《金瓶梅》仍是不失为一部最伟大的名着的,也许瑕去而瑜更显。我们很希望有那样的一部删节本的《金瓶梅》出来。什么真本金瓶梅、古本金瓶梅,其用意也有类于此。然而却非我们所希望有的。”(《谈金瓶梅词话》)人民文学出版社、齐鲁书社出的两种校点本,实现了郑振铎的“希望”。至于近期出现的《金瓶梅传奇》、《金瓶梅故事》之类,则距《金瓶梅》的本来面貌较远,是不足取的。《金瓶梅》本来就是一部白话长篇小说,更不用今人改写成《白话金瓶梅》了。我们应做研究、理解、借鉴、超越古人的工作,不必去做荼毒古代名着的事情。话说远了,还是谈“奇”在何处。《金瓶梅》产生之初,震撼了明末文坛,因为它开拓了新的题材,拓展了审美领域,塑造了前所未有的艺术形象。明代作家袁宏道说它“云霞满纸”。谢肇淛称赞《金瓶梅》是“稗官之上乘,炉锤之妙手”。冯梦龙称赞《金瓶梅》“另辟幽蹊,曲中雅奏”,开始称它是一部奇书,并把它与另三部长篇“赏称宇内四大奇书”。张竹坡继承了冯梦龙的四大奇书之说,把《金瓶梅》定名为《第一奇书》,把它提高到小说史的最高地位。在古代人的文艺术语中,奇与正、华与实是相对而言的,刘勰《文心雕龙·辨骚》说屈原的作品“酌奇而不失其正,玩华而不坠其实”,即是肯定《离骚》对《诗经》的继承与革新。说《金瓶梅》“奇”,不是离奇古怪之义,而是说它在小说史上具有创新、开拓的意义。

而求钱财的目的即在于为了满足自我的虚荣和享乐,呢她又问所以小说每次写到宋惠莲与西门庆鬼混时,呢她又问都写及她向西门庆索要财物。宋惠莲与西门庆通奸后,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儿,所以其轻佻浅露、鲁莽乏智、缺乏身份感而又自信争强的性格特征便逐渐地显露出来。如第二十三回写她烧完猪头肉后与潘金莲、李瓶儿、孟玉楼“做一处吃酒”;在西门庆诸妻妾掷骰儿赌玩时指招漫说,而被孟玉楼抢白一顿:“你这媳妇子,俺们在这里掷骰儿,插嘴插舌,有你什么说处?”而最能体现她浅露乏智而又自信争强的是在藏春坞中与西门庆鬼混时,说了潘金莲的许多坏话,被潘全部听到,当时就气得潘金莲“在外两只胳膊都软了,半日移脚不动”,从此埋下了金莲欲设谋加害于她的祸根。如上的性格特点随着小说情节的逐步展示而深化,“因和西门庆勾搭上了,越发在人前花哨起来,常和众人打牙犯嘴,全无忌惮”;“自此以来,常在门首成两价拿银钱,买剪裁花翠汗巾之类,甚至瓜子儿四五升量进去,分与各房丫鬟并众人吃;头上治的珠儿箍儿、金灯笼坠子,黄烘烘的;衣服底下穿着红潞紬裤儿,线捺护膝;又大袖袖着香茶,香桶子三四个,带在身边。见一日也花消二三钱银子,都是西门庆背地与她的”。至此我们看到宋惠莲只是一路张致,全不晓自己背后所隐藏着的危险,自己反而离开自己的身份地位愈走愈远了。紧接着就是在元宵节发生的事:在西门庆家宴上,潘金莲借西门庆让其递一巡酒之机,暗中与陈敬济调情,不防为宋惠莲窥见。这时,宋惠莲“口中不言,心下自忖:‘寻常在俺们面前,到且是精细撇清,谁想暗地里却和小伙子勾搭。今日被我看出破绽,到明日再搜求我,自有话说!’”在宋惠莲元宵节随众人走百病儿时,对理解她的性格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一路上与陈敬济嘲戏,并且两人都有意了;二是她怕地上有泥,套着潘金莲的鞋穿。至此,宋惠莲由于自己的虚荣争强而又乏智,缺乏身份感而造成了自己行为上的处处不检点,从而带来了自己与潘金莲之间的对立,形成了自己和女主子之间的矛盾。作品对她的性格的展示当然并不仅仅限于她与女主人们性格、力量和行为上的对比,作品还直接写到她与下层奴仆婢妇之间的关系。如果说宋惠莲与平安、玳安、画童之间的打牙犯嘴仅仅表现了她恃宠放娇的意识与行为特点,那么宋惠莲与惠祥之间的矛盾与争执,实是全面而深刻地暴露了她性格上的弱点:不智、缺乏身份感,表现在行为上便是因恃宠,一心向上爬而目空一切,因而开罪了上下左右,惠祥说她“你把娘们还不放到心上,何况以下的人”。的确是对宋惠莲的概评。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到,作品的确是把宋惠莲当作一个淫妇荡妇来刻画,来塑造的。但作者并未把她概念化,简单化,而是多方面地来展示她的复杂而矛盾的性格特点,从而使她和潘金莲这样的淫妇荡妇区别开来。在“来旺案件”以前作品展示了宋惠莲行为和意识上的两点特异之处,一是“脸红”,二是与西门庆私通上的“偷”。在这一阶段中,我们起码见到她二次“脸红”:一次是第一次与西门庆偷情被潘金莲看到时;一次是遭到孟玉楼抢白时。作品在这一阶段展示宋惠莲与西门庆私通,这种“偷”与潘金莲的“私偷”琴童不一样:宋惠莲“说着,一溜烟走了”;“婆娘见无人,急伶俐两三步就扌义出来”;“见无人,一溜烟往山子底下去了”。的确是一片偷色。作品之所以这样写重点在于表现宋惠莲性格中的自卑与自羞。还有小环环吴月娘惨淡经营的一生

呢她又问西门庆之死解读(1)还有小环环西门庆之死解读(2)

西门庆作为十六世纪的小说人物,呢她又问是商场上的强者、呢她又问官场上的贪吏、情场上的豪杰。但是,好景不长,韶华易逝,他三十三岁,适逢事业高峰青春少壮之年暴亡,死得突然。就西门庆之死,有多义性,因而有多种解说。其一,作者的寓意,想通过西门庆贪欲而亡,说明“女色杀人”,以慈悲哀怜之情怀,劝戒世人节制情欲。其二,读者评论家把西门庆作为文学形象看,虽死犹生,其名字可与日月同不朽,以至在现当代,西门庆之知名度,达到家喻户晓,成年人无人不知,甚至于还要走向世界,成为国际知名的人物形象。其三,从经济史角度解读。西门庆的暴亡,是商业资本找不到出路的写照。其四,明中后期的皇帝,多因纵欲而早亡。正德帝武宗朱厚照,年三十一岁,咯血而死。所以有学者认为西门庆形象影射明武宗。西门庆死后,热结的十兄弟们悼念西门大哥,请水秀才代写一篇祭文。祭文是一篇男根文化的戏谑之文,把西门庆当作了性的化身、性的符号,是“坚刚”的,在“锦裆队中居住,齐腰库里收藏”,就是一个坚硬的大阴茎。西门庆死的同一时间,正妻吴月娘生下孝哥。好友应伯爵来吊丧,要拜见吴月娘,才知道“同日添了个娃儿”,感到“愕然”。崇祯本评语说:“愕然是主何意?读者且细推详。”西门庆死了,其生命在延续,托生为孝哥。结局让孝哥被普静和尚幻化,孝哥是西门庆的化身。做了和尚,走向禁欲之路。这是中国古代性小说的一种模式。在《肉蒲团》中,未央生在情场有类似西门庆的经历,最后听从孤峰和尚的劝戒,自阉,出家当了和尚,也是走上禁欲之路。作者的用意是善良的,但是,对掌握了性科学知识的当代人,是没有说服力,产生不了畏惧心的。只要身体健康,精力允许,三十岁左右的男性,与妻子性伴侣做爱的频率,可以三两天一次,也可以每天一次,因每个人的性天赋不同,差异是会很大的。兰陵笑笑生是个古典性学大师,他非常懂得性有益健康、可益寿延年,而且可以益精补脑(阴茎是独特的神经热区,来自阴茎的信息量非常强大,暂时左右人的大脑,能增加大脑处理刺激的先是玉箫问道:还有小环环“六娘,还有小环环你家老公公当初在皇城内那衙门来?”李瓶儿道:“先在惜薪司掌厂,御前班值,后升广南镇守。”玉箫笑道:“嗔道你老人家昨日挨的好柴。”……玉箫又道:“你老人家乡里妈妈拜千佛,昨日磕头磕够了。”一个区区丫头,敢于这样肆无忌惮地嘲弄西门庆宠妾,无疑是有主子为她撑腰壮胆,也看出她为讨主子欢心而极尽献媚取宠之能事。玉箫是吴月娘的忠仆,但是这种忠诚是有条件的,是不牢固的。当她与男仆书童私通之事被潘金莲发现,并逼她充当吴月娘的内奸时,她便廉价地把忠诚卖给了潘金莲。那玉箫跟到房中,打旋磨跪在地下央及:“五娘,千万休对爹说。”金莲便问:“贼狗囚,你和我实说,这奴才从前已往偷了几遭,一字休瞒我便罢。”那玉箫便把和他偷的缘由说了一遍。金莲道:“既要我饶恕你,你要依我三件事。”玉箫道:“娘饶了我,随问几件事,我也依娘。”金莲道:“一件,你娘房里但凡大小事儿,就来告我说。你不说,我打听出,定不饶你。第二件,我但问你要什么,你就捎出来与我。第三件,你娘向来没有身孕,如今他怎么便有了?”玉箫道:“不瞒五娘说,俺娘如此这般,吃了薛姑子的衣胞符药,便有了。”自此以后,吴月娘房中的大小事,特别是与潘金莲有关的事便源源不断地传到潘金莲耳朵里。潘金莲又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自然少不得与吴月娘吵嚷,有时竟吵得天翻地覆。玉箫在西门庆家错综复杂的人物矛盾中扮演的种种不光彩角色,有她作为奴仆的不得已之处,我们应当看到这一点;但是她灵魂中根深蒂固的奴性是不能原谅的,应当鄙弃的。西门庆死后,蔡京大管家翟谦听说西门庆家有四个弹唱的出色女子,要买来伏侍老太太,玉箫“情愿要去”,吴月娘便差来保送她与迎春去了东京。这“情愿”二字是耐人寻味的。是表明她忏悔过去,意欲摆脱内心矛盾和痛苦呢,还是要攀高枝儿,到东京蔡太师府上做高等奴才呢?读者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小玉是吴月娘房里的丫头,是月娘用五两银子买来的。西门庆家道败落以后,妾婢奴仆卖的卖,逃的逃,走的走。小玉被吴月娘配给西门庆的贴身小厮玳安,一直跟着吴月娘到最终。小玉在西门庆家中的地位不如玉箫,加之玉箫有时在她面前表现出优越感,所以两人也不时有些口角。元宵之夜玉箫等几个有头有脸的丫头被贲四娘当贵客请去赴宴,又正赶上吴月娘差小厮找玉箫取皮袄,玉

作者:冷冻机组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