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快报 > "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回答。 任教主来到恒山之上 正文

"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回答。 任教主来到恒山之上

2019-09-30 14:41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亲子(孕0-3岁育儿宝典) 点击:528次

  当下方证将口诀一句句的缓缓念了出来,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令狐冲用心记诵。这口诀也不甚长,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前后只一千余字。方证一遍念毕,要令狐冲心中暗记,过了一会,又念了一遍。前后一共念了五次,令狐冲从头背诵,记忆无误。

冲虚问道: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令狐兄弟可觉安排之中,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有何不妥?”令狐冲道:“晚辈心想,任教主来到恒山之上,见这宝椅自然十分喜欢。但他必定生疑,何以恒山派做了这样一张椅子,绣了‘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这八个字?此事若不弄明白,只怕他未必就会上当。”冲虚道:“这一节老道也想过了。其实任老魔头坐不坐这张椅子,也非关键之所在,咱们另外暗伏药引,一样的能引发炸药。只不过当他正在得意洋洋的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之际,突然间祸生足底,更足成为武林中谈助罢了。”令狐冲点头道:“是。”冲虚无法探知其中原由,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实是心痒难搔,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听方证这么说,也觉甚是有理,说道:“不是老道过虑,只是日月教诡计百出,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妙。说不定任教主得知咱们有备,生怕引发炸药,是以今日故意卖好,待得咱们不加防备之时,再加偷袭。以二位之见,是否会有此一着?”方证道:“这个……人心难测,原也不可不防。”令狐冲援头道:“不会的,一定不会。”冲虚道:“令狐掌门认定不会,那是再好也没有了。”心下却颇不以为然。过了一会,山下报上讯来,日月教一行已退过山腰,守路人众没接到讯号,未加截杀,亦未引发地雷。冲虚命人通知清虚、成高,将连接于九龙椅及各处地雷的药引都割断了。

  

冲虚向方证瞧了一眼,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道:“方丈大师,其中原委,请你向令俄老弟解说罢。”冲虚笑道: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你这么说,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若非多年知己,老道可要怪你取笑我了。当今剑术之精,除了风老前辈,又有谁及得上令狐少侠?”方证道:“令狐少侠剑术虽精,剑道上的学问却远不及你。大家是自己人,无话不说,那也不用客气。”冲虚心下纳闷: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日月教的那句八字经改了?八字经自然是‘千秋万载,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一统江湖’那八个字。任大小姐当了教主,不想一统江湖了,却不知改了什么?”

  

冲虚心想: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其中有诈,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不知轿子之中,藏有什么机关。”向方证和令狐冲瞧去。方证不善应变,不知如何才是,脸现迷惘之色。令狐冲道:“任教主既欲与晚辈一人相见,便请两位在此稍候。”冲虚低声道:“小心在意。”令狐冲点了点头,大踏步走进庵中。冲虚寻思: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乘他们立足未定,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便一阵冲杀,我们较占便宜。但对方装神弄鬼,要来什么先礼后兵。我们若即动手,倒未免小气了。”眼见令狐冲笑嘻嘻的不以为意,方证则视若无睹,不动声色,心想:“我如显得张惶,未免定力不够。”

  

冲虚摇头道: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以老衲之风,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少侠一上来该当反对五派合并,理正辞严,他嵩山派未必说得人心尽服。倘若五派合并之议终于成了定局,那么掌门人一席,便当以武功决定。少侠如全力施为,剑法上当可胜得过左冷禅,索性便将这掌门人之位抑在手中。”

冲虚又道: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各派之中,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偶尔也有一二才智之士,武功精强,雄霸当时。一个人在武林中出人头地,扬名立万,事属寻常。但若只凭一人之力,便想压倒天下各大门派,那是从所未有。左冷禅满腹野心,想干的却正是这件事。当年他一任五岳剑派的盟主,方丈大师就料到武林中从此多事。近年来左冷禅的所作所为,果然证明了方丈大师的先见。”方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当下岳不群命劳德诺雇了两辆大车,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一辆由岳夫人和岳灵珊乘坐,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另一辆由令狐冲躺卧其中养伤,一行向东,朝嵩山进发。这日行至韦林镇,天已将黑,镇上只有一家客店,已住了不少客人,华山派一行人有女眷,借宿不便。岳不群道:“咱们再赶一程路,到前面镇上再说。”哪知行不到三里路,岳夫人所乘的大车脱了车轴,无法再走。岳夫人和岳灵珊只得从车中出来步行。施戴子指着东北角道:“师父,那边树林中有座庙宇,咱们过去借宿可好?”岳夫人道:“就是女眷不便。”岳不群道:“戴子,你过去问一声,倘若庙中和尚不肯,那就罢了,不必强求。”施戴子应了,飞奔而去。不多时便奔了回来,远远叫道:“师父,是座破庙,没有和尚。”众人大喜。陶钧、英白罗、舒奇等年幼弟子当先奔去。

当下众人共上恒山。恒山主峰甚高,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众人脚程虽快,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到得见性峰顶,也花了大半日时光。恒山派主庵无色庵是座小小庵堂,庵旁有三十作间瓦屋,分由众弟子居住。令狐冲见无色庵只前后两进,和构筑宏伟的少林寺相较,直如蝼蚁之比大象。来到庵中,见堂上供奉一尊白衣观音,四下里一尘不染,阵设简陋,想不到恒山派威震江湖,主庵竟然质朴若斯。令狐冲向观音神像跪拜,由于嫂引导,来到定闲师太日常静修之所,但见四壁萧然,只地下有个旧蒲团,此外一无所有。令狐冲最爱热闹,爱饮爱食,如何能在这静如止水般的斗室中清修?若将酒坛子、熟狗腿之类搬到这静室来,未免太过亵渎了,向于嫂道:“我虽来做恒山掌门,但既不出家,又不做尼姑,派中师姊师妹们都是女流,我一个男子,住在这庵中诸多不便。请你在远处搬空一间屋子,我和桃谷六仙到那边居住,较为妥善。”当先一人正是青城派弟子洪人雄。他一见令狐冲,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大吃一惊,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叫道:“令狐……是令狐冲……”急退了两步。向大年和米为义不识得令狐冲,但均知他已为罗人杰所杀,听洪人雄叫出他的名字,都是心头一震,不约而同的后退。各人睁大了双眼,瞪视着他。令狐冲慢慢站了起来,道:“你们……这许多人……”洪人雄道:“令狐……令狐冲,原来……原来你没死?”令狐冲冷冷的道:“哪有这般容易便死?”

当岳不群赞成五派合并之后,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令狐冲心中便即大感混乱,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这时听桃谷六仙胡说八道的捣乱,内心深处颇觉喜欢,似乎这六兄弟正在设法替自己解围脱困,但再听一会,突然奇怪:“桃谷六仙说话素来缠夹,前言不对后语,可是来到嵩山之后,每一句竟都含有深意。刚才这些言语似乎是强辞夺理,可是事先早有伏笔,教人难以辩驳,和他们平素乱扯一顿的情形大不相同。难道暗中另有高人在指点吗?”当岳灵珊使出‘泉鸣芙蓉’等几招时,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令狐冲更无怀疑,跟爸爸或是跟妈妈我她这几路剑法,是从华山思过崖后洞的石壁上学来的,寻思:“小师妹为什么会到思过崖去?师父、师娘对她甚是疼爱,当然不会罚她在这荒僻的危崖上静坐思过。就算她犯了什么重大过失,师父、师娘也不过严加斥责而已。思过崖与华山主峰相距不近,地形又极凶险,即令是一个寻常女弟子,也不会罚她孤零零的去住在崖上。难道是林师弟被罚到崖上思过,小师妹每日去送饭送茶,便像她从前待我那样吗?”想到此处,不由得心口一热。

作者:LaVie自游式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